产品中心

这块蛋糕有多大?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2-04-19 16:07

  这是第一代 iPad,发布于 2010 年 1 月 27 日,时任苹果 CEO 乔布斯,亲自在旧金山为它举行了一场隆重的发布会,在揭开它的神秘面纱之后,尽管众说纷纭,但是所有人很快就意识到了,iPad 是一款革命性的产品。正如iPad 设计师乔纳森 艾维所说的那样,“ iPad 不仅仅是一款可以获取媒体内容的酷炫工具,同时它还是人们在一个全新的计算机领域探索的结晶。”

  说到这,你可能以为我会针对 iPad 的革命性展开叙述,但是你错了,我现在的时间和产品知识储备,还不足以支撑我写此类的文章,因为我最近正在全身心的系统的学习产品知识,还没学会走,怎么可能开始跑呢?

  为了让自己更快地学会走路,并为以后的快跑,打下坚实的基础,一方面,我决定践行费曼学习法“以教促学”的理念,一边学习一边输出内容,帮助掌握内容;另一方面,这篇文章作为我「产品」分类下的第一篇文章,构思了许久,我总想在学习内容的基础上,加入自己独到的见解,并试图追求问题的本质,寻找为什么,但是现实就是,这种写作方式会额外占用我现在学习的时间,影响学习进度。所以,我希望这第一篇文章,给现阶段的「产品」类的文章定一个写作的基调,那就是把学到的产品知识讲明白,仅限于此。

  因此,本文将结合所学的产品知识,来聊一下,这款革命性的产品是如何划分蛋糕的。

  2010 年 1 月 27 日,在乔布斯正式发布 iPad 之后,不仅激起了无数果粉的狂热追捧,还受到了很多媒体的青睐,比如《经济学人》杂志的当期的封面,就是乔布斯,他们将乔布斯塑造成了一个头顶光环笼罩、身着灰色长袍,手持 iPad 的形象,宛如耶稣在世。之所以要这么夸张,我觉得运用现在的话来说,当时的乔布斯就是众多媒体眼中的“ 流量密码 ”。

  尽管发布会异常成功,但人们的热情就很快褪色了下去,毕竟没有见到真机,无法通过演示彻底了解它到底是一款什么样的产品。很多人和媒体大概以为乔布斯在吹牛X、画大饼。

  于是,自发起日至 4 月上市的这段期间,在短暂的赞美之后,除了少数坚定的支持者,很多质疑和嘲讽声铺天盖地而来。例如,Gizmodo 网站发表了一篇题为《 iPad 的八大缺点》的文章,列举了不支持 Flash,不带摄像头等缺点;网络上流传着不少合成照片与搞笑视频嘲讽 iPad :有合成照片把乔布斯手上的 iPad 改成以“田”字形排列的四只 iPhone,讽刺乔布斯拿 iPhone 拼凑成 iPad ,更有甚者,拿iPad的名字恶搞,比喻成了女性卫生用品;老对手比尔-盖茨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泼冷水的机会,在接受杂志采访时表示:“ 当初,苹果公司在发布 iPhone 的时候我非常惊叹。但是 iPad 在发布的时候。我却没有这种感觉。在我看来, iPad 只是一款不错的阅读器,并没有什么可以去吸引我眼球的地方。”

  社会上的种种质疑之声,让踌躇满志,满心欢喜的乔布斯变得非常恼火和沮丧,此时此刻,能击败质疑的,或许只有产品上市了,“ 是骡子是马,拉出来溜溜 ”。

  2010 年 4 月初,iPad 在万众期待中上市了,当人们拿着手中的 iPad 的时候,质疑声完全被打破了,随后,便在全球掀起了一股热潮,仅仅 1 个月,就卖了出 100 万台,要知道,2007 年的 iPhone 可是花了两个月才到到这一目标的,正因如此,iPad 一跃成为了苹果公司有史以来最为成功的消费电子产品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截止 2011 年 6 月,在iPad发布 14 个月后,其销量就达到了惊人的 2500 万台,凭借着 iPhone 和 iPad 的强势表现,使得苹果公司的市值在 2011 年就超过了 3000 亿美元,稳坐世界科技公司的头把交椅。

  2500万台是什么概念,假设每台售价 4,488 元人民币的话,总销售额就达到了惊人的 112,200,000,000 元,1000 多亿元人民币,这个蛋糕够大了吧。

  拿这台拥有 16GB 存储空间,WIFI 版的 iPad 举例,在 2010 年最初发售时,要卖到 499 美元,按照当年的汇率 1 美元 = 6.7704 元人民币的话, 折合成人民币大概是 3378.43 元。(实际上国行版定价是 3688 元)

  如果把 iPad 第一代这款产品的成本结构,看做一块大蛋糕的话,这块大蛋糕会划分成不等分的三块,苹果公司做设计、开发、品牌营销、营销通路,拿走了其中的 228 美元( 1543.65 元),占总成本的 45.7%,有 260 美元(1543.65元)花在零部件的采购,占总成本的 52.17% ,包括屏幕面板、屏幕部件、锂电池、内存硬盘、金属壳等零。最后,帮苹果公司代工组装的富士康只拿到了可怜兮兮的 11 美元( 74.47 元),占总成本的 2.2%。

  众多供应商为苹果公司提供零组件,加起来只拿到了 260 美元(1543.65元),占总成本的 45.7% ,而在这 260 美元的背后,也是“砍砍砍”后的结果,据一个苹果公司的原采购经理描述,供应商报完价格之后,苹果公司会先打八折,然后观察供应商的反应,当场说 OK,没问题的,表示价格还有继续砍的余地;如果面有难色说不能决定,会让供应商代表回去想一想。然后会计算供应商回去之后,几天回来找苹果公司的时间,来判断砍价的空间。如果隔了一天就回来,代表还能再砍,3天、5天,还能再砍,等到砍到过了一个星期,人家不来找你了, 就是砍到底了,所以这 260 美元比重虽然很大,但也是非常难赚的。

  那为什么所有供应商挤破头,都要去做苹果公司的生意呢,因为苹果公司对零组件的质量要求高,如果能和苹果公司合作,代表他们公司的零组件质量是过硬的,再卖给别人的时候,就可以提出比较高的价格,所以这些供应商,即使不怎么赚钱,也会争取做苹果公司的供应商。

  相比之下,苹果公司仅一家却能拿走其中的 228 美元( 1543.65 元),占总成本的 45.7 %。另外,里面最小的一块蛋糕,富士康的组装代工只能拿到 11 美元( 74.47 元),仅占总成本的 2.2% ,少的可怜。但是他们所付出的体力劳动,确实里面最多的,正应了一句俗语:“挣钱不吃力,吃力不挣钱。”

  我想起了有一年暑假,我为了想花自己的钱买新手机、看周杰伦的演唱会,在青岛市黄岛区的某电子厂里大概做了两个月的暑假工。在电子厂里,噪音和震动特别大,每天都是重复型的工作,枯燥乏味,天气炎热。在这种环境下,我们还需要身穿工作服,头戴工作帽,且大多数是站立的情况,一待就要待 11 个小时,中间吃饭 1 个小时。更恶心的是,还要倒夜班,一般是早八晚八,但半个月就要换一次夜班,变成了晚八早八,基本没有休息的时间,非常辛苦,坦白说,要不是当时为了周杰伦的演唱会,我可能都坚持不下去。

  虽然只是我的个例,但我想富士康中的员工大概率也会和我的这段经历差不太多。相比之下,苹果公司员工可要幸福的多了,他们在空调或暖气下工作,工资也要高出好多倍,脑力和苦力的付出和回报的差距可见一斑。

  回到这块蛋糕的分布上,富士康只能拿到 2.2% 的利润,苹果公司却能拿到 45.7% 的利润。为什么它可以拿这么多呢。原因在于,苹果公司做的工作是有很高的价值的。苹果公司是美国的公司,美国是资本主义社会,在这个社会的经济里,产品或服务能够卖多少钱,不是由它的成本决定的,而是取决于它的价值。所以即使成本很低,只能要提供较高的价值, 也可以卖出很高的价格。

  也就是说,产品是价值导向的,为什么呢? 前面提到的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, 他的经济模式就是市场经济模式,指的是通过市场配置社会资源的经济模式。简单来说,市场就是商品或劳务交换的场所或接触点。而商品可以理解成是用来交换的产品。(不光是美国,市场经济模式全世界最为认可的经济模式。)

  在这个模式下,如果不考虑政府的作用(比如宏观调控),市场经济模式会有两个部门,一个是消费者,另一个是企业,一个是需求方,另一个是供应方。

  那么,企业如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,赚更多的钱?拿爱奇艺这个产品举例,他的会员体系中,其中的两个类型,一个是星钻 VIP 会员,开通一个月要 60 块钱,另一个是黄金 VIP 会员,开通一个月只要 30 块钱,为什么价格会差到一倍呢?原因在于星钻 VIP 会员,有更多的功能,能给消费者提供更多的价值。星钻 VIP 会员手机、电脑、电视、iPad、VR 设备都能使用,而黄金 VIP 会员只能在电脑、手机,iPad 设备上用。

  回到这块大蛋糕划分的问题上,富士康提供的产品或服务,只是根据苹果公司的设计,把苹果公司从供应商采购过来的零部件经过重重流程组装起来,提供给苹果公司的价值有限,自然也不会有很高的利润;而苹果公司的供应商提供的产品主要是一些原材料和设备,给苹果提供的价值要比富士康要高很多,利润也自然会高很多。而苹果公司所做的设计、开发、品牌营销、营销通路,都是直接主导 iPad 这款产品的,在这个过程中,苹果公司会考虑好用哪些零部件,给参考设计,指导富士康应该怎么组装。最后,苹果公司的这些工作,都是直接服务或满足客户需求的,价值很高,利润自然也很高。

上一篇:国家药监局关于调整《医疗器械分类目录》部分内容的公告

下一篇:没有了